主页

林正英明星资料大全-林正英动态_电视剧电影-爱奇艺泡泡

  props.contentLength class=item-txt style=white-space: pre-line;

  林正英小时候家境一般,父母帮人包伙食为生,有六兄弟姊妹,林正英排行第三,与其兄姐一样,他曾在信义会小学就读两年,但其后辍学,之后在1963年至1964年,他加入了中国香港一个京剧团,并拜粉菊花及于占元为师,并与七小福的成员成龙及洪金宝等人一同受训。他在香港信义会小学读至二年级便被父亲送进春秋戏剧学校,拜粉菊花为师 ,林正英在该校学艺五年,和尊龙、惠天赐、孟海、董玮为同门师兄弟,林正英受训半年后即投入演出,第一个剧目叫《白沙滩》,但他的京剧生涯只维持了三、四年,经朋友介绍下转行入电影圈。林正英十七岁时就进入电影圈做龙虎武师,身材娇小的他,当过不少女演员的替身(例如郑佩佩),十九岁时他便开始当武术指导,他当武术指导的第一部影片是唐山大兄(一九七一年,和韩英杰合作),林正英最为人称颂的事件,就是这片是由李小龙亲自邀请,担任此片的副武指(正武术指导为韩英杰),并在片中担演一角(可在片中清楚见到),足见林氏成就不止于演道长。李小龙主演的影片除猛龙过江外,都有他当武术指导。他当武指的影片很多,例如:富贵列车(1986)等。

  著名的「洪家班」他是骨干之一,「洪家班」当武指的影片,他都有份参与。听闻他和陈会毅曾是李小龙的左右手,李小龙拍武戏时,如果没有他,那么宁可不开机。他们的工夫真的那么厉害吗?只因为林正英很善于“下靶”,他设计的动作能够让李小龙满意。久而久之,满意有了,放心也就有了,于是信任也应运而生。

  电视生涯1995年获亚洲电视以百万高薪礼聘演出电视剧《僵尸道长》。这套电视剧不单为亚视赢得高收视,亦被视为林正英影途的起死回生之作。所以在1996年亚视请他再拍《僵尸道长Ⅱ》时,他欣然答应。其后再拍《等著你回来》(即中国台湾的《情定阴阳界》)。1997年底,原拟再为亚视拍《僵尸道长Ⅲ》,但当时被告知已患上肝癌,使拍摄终止,并成为他的遗愿。有传言他患肝癌是因为长时期酗酒,但这只是一个传言。而他一生没拍过爱情文艺片,亦成为他最遗憾的事。

  他所参予的最后一部电视剧是与徐锦江、刘松仁共同拍摄的\一枝花和尚\(新水浒传),在剧中他饰演威风凛凛的白英奇元帅。1997年11月8日,林正英在圣德勒撒医院与世长辞,终年45岁。女朋友苑琼丹当时亦陪伴在旁。

  在香港的僵尸电影中,许多影星都扮演过降妖伏魔的“茅山道长”,比如钟发、陈友,郑则仕、吴耀汉,甚至玩票的名作家倪匡等人。但若论最受欢迎、拍得最多,则当属林正英“一字眉、冷幽默、身手敏捷、连画符念咒都有款有型”的茅山道长形象最是深入人心。而作为香港僵尸电影的代表人物,林正英对僵尸片这种令自己声名鹊起的题材确实也情有独钟,为它付出了不少心血。因此,当香港传统的茅山僵尸片由于被众多跟风之作反复模仿毫无创新,以至渐渐失去观众时,林正英为避免香港僵尸电影黔驴技穷、自断生路,拍摄的此类影片在力保不失本土民俗趣味之余,亦开始积极将西方吸血鬼及僵尸融入香港僵尸片中,他于1989年自导自演的《一眉道人》便是其“土洋结合”的最佳范本,该片不仅将民间“养鬼”之说改成“养小僵尸”,道长与小僵尸居然情同父子、共同对敌

  而且大胆引出西洋吸血僵尸,来一场中西大战,影片最热闹新奇之处便是茅山术降不住西洋僵尸,一眉道人无奈之下用炸药爆破,却仍然不能奏效,最终竟是用泥沼困住西洋僵尸,方才大功告成。整部《一眉道人》搞笑刺激,茅山道长与基督教徒的“鸡同鸭讲”、茅山术与西方僵尸斗在一起的新奇效果皆令观众大为受落。影片上映后票房过千万,虽因林正英不计成本、精益求精未能盈利,却打开了香港电影人重新审视本土僵尸电影的思路。之后的1990年,本已山穷水尽的香港僵尸电影再度掀起创作热潮,西风东渐之势亦愈演愈烈。

  打响1990年僵尸电影第一炮的,是与林正英共同出身洪家家班的钱月笙、陈会毅,两人合作的《捉鬼合家欢》名为“捉鬼”,实为“收藏僵尸”,鬼倒是有一个,却是忠心耿耿的“鬼仆”。影片最有创意的地方是开篇用现代科学仪器给僵尸做实验,本来很有搞头,可惜没有深入,最终只沦为一个小噱头而已。

  林正英在这年也拍出一部《驱魔警察》,从民初走向现代,沿袭了刘镇伟《猛鬼差馆》中警察拍档与尸魔斗法的模式,不过玩的仍是茅山术,算是茅山僵尸片与警察搭档破案两大类型片的综合体。至于擅长中西混合的刘镇伟,在稍后的《尸家重地》中,表面看来似乎向本土传统僵尸片取经,并夹以盗宝情节,实质上却是借僵尸题材调侃政治。影片中的千年僵尸居然是秦始皇,而且仍如生前一般桀傲张狂。一群人在舞台上假扮荆轲、王昭君胡搞乱唱、意图接近秦尸然后灭之的桥段,充满戏谑,实是刘镇伟喜剧风格的最佳体现!

  其实,若论香港的僵尸片中将民俗传统与西洋吸血僵尸结合得最为荒诞的,应首推陆剑明导演的《僵尸医生》。影片从医生林保怡在英格兰与女吸血鬼陈雅伦在一夜风流时被咬,事后回港逐渐呈现西方吸血僵尸症状:如惧怕阳光、贪食患者鲜血,喜着黑色斗篷、晚上睡觉甚至如蝙蝠倒悬粱上等等,好在那女吸血鬼又运功将他治好。孰料此时吸血鬼伯爵赶到香港,于是众人与其在医院展开血战,眼看不敌之际,林保怡等三名男医生竟然被刘、关、张蜀汉三杰附身,最终战败西洋吸血僵尸!看到此处,不得不佩服编剧信马由缰的超强想象力,但如此单纯为搞笑而搞笑的荒诞不经,观众似乎并不买帐。

  相比之下,倒是德宝公司制作的完全西洋化的吸血鬼电影《一咬OK》在1990年的几部僵尸片中最受欢迎,林子祥所饰的吸血鬼李伯爵,身处欧洲古堡,身着黑色礼服,如西方哥特文学中的贵族吸血鬼一般优雅,影片情节亦是有吸血、有惊情,有恶斗、有浪漫,颇得西方吸血鬼影片神韵,只是少了些惊恐怖的气氛罢了。这与之前香港的僵尸电影只顾胡乱抄袭和盲目嫁接,却从不理会西方吸血鬼与僵尸原来有本质不同的做法大相径庭,可称得上香港僵尸片向国际化靠拢的一次大胆尝试。

  尽管1990年香港僵尸电影的创作呈现出多元化格局,有的甚至完全放弃了本土茅山术的传统套路,但总的来讲,反映并不如人意。太多的粗制滥造使得观众对这类题材已经开始厌倦漠然,再加上王晶的赌片和稍后徐克的武侠片开始大行其道,电影片商闻风而动,都改拍赌片和武侠片去了,一时间当年极受欢迎的僵尸题材竟鲜有人再敢涉及。

  而事实上,此时僵尸电影确实已积重难返,可怜只剩下林正英独撑大局,虽然又拍出如《非洲和尚》这等集茅山法术、异域风俗、喜剧名片《上帝也疯狂》的非洲土著,以及善良的僵尸祖宗大战非洲巨人等诸多精彩桥段的创意之作,但最终无力回天。因此,这之后的作品无论是回归本土茅山僵尸片的《僵尸至尊》、《新僵尸先生》、《音乐僵尸》、《湘西尸王》,还是如《一咬OK》一样完全效仿西方吸血鬼电影的《一屋哨牙鬼》都不可避免的接连票房败北——待到1993年,港台跟风武侠片的热潮风起云涌之时,香港的僵尸片却彻底陷入绝境。

  不过,俗语有云:百足之虫,死而不僵。20世纪90年代中期,僵尸题材虽然在香港大银幕上几近绝迹,却在电视荧屏上继续“苟延残喘”,而这依然要归功于“僵尸道长”林正英的不离不弃。1995年至1997年,他与亚视合作拍摄的《僵尸道长》系列剧集,收视率非常理想,令他看到了体现本土民俗趣味的茅山僵尸片还是大有市场的。谁知就在林正英欲再接再厉、准备接拍《僵尸道长》第三部时,却因肝癌于1997年病逝。这位平时素来低调的“老实人”(蔡澜语)的死讯一公布,香港电影界皆惊,痛惜之余,不免哀叹香港自《僵尸先生》以来创立的只用土法特技及功夫杂技便可营造惊人视觉效果、且具有黑色喜剧风格的茅山僵尸片,在林正英仙逝后恐怕真的要失传了。

  事实似乎正是如此,且看90年代末期至新世纪之初,香港银幕上倒是又出现了类似僵尸电影的《生化寿尸》(叶伟信导演)和《生化特警之丧尸任务》(郑伟文导演)等片,不过它们的主干情节模仿的皆是西方电子游戏《生化危机》,至于什么生化寿尸、丧尸也都是舶来品,主要是靠病毒感染,面目狰狞凶残吓人或可与中国本土僵尸有一拼,但严格来说,其实与僵尸片根本无甚关联。而在电视荧屏上,亚视在林正英死后,放弃制作传统民俗的《僵尸道长》,转而拍摄完全借鉴西方吸血僵尸家族体系的现代灵异剧《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剧情则是中西合璧,主题较之以前完全娱乐性的僵尸片更有深意,讲爱与拯救,再加上制作精良,表演出色,结果大受欢迎,连亚视的死对头、无线电视台的老板邵逸夫都大度地夸《我和僵尸有个约会》拍得好看呢。但尽管如此,该剧拍到第二部便开始收视下滑,并且这股“西风东渐”的僵尸题材也并未因此延伸到大银幕上来。

  早在八三年,林正英与前妻郑冰冰结婚,婚姻维持了五年多便亮红灯,期间前妻为他诞下一子(家耀)及一女(式瓦),离婚后,一对子女的抚养权却归父方,林正英亦决心将子女送往美国留学,计划到子女长大后,自己亦移居美国养老。离婚后与父母同住,方便照顾一子一女,女儿十二岁(九七年),读中二,儿子九岁(九七年),读小学五年级。子女爱看他的戏,自动录下爸爸演戏的录影带,少说也储存了四十多盒。

  在17岁时,林正英在邵氏兄弟电影公司担任特技演员及武术指导。由于他瘦小的身型,经常被叫作女演员的替身。当时他每日的收入只有六十元,其中三分一交给师傅,另三分一拿回家中,余三分一买食物请师兄弟吃,林正英曾说那段日子最开心。

  师傅和苑仔相识于《僵尸道长》第一部的拍摄.剧中最后安排她与师傅凑成一对. 而剧集的结束 ,其实正是他们在生活中携手的开始. 遗憾的是... 数年后师傅就去世了.师傅仓促离去,名分皆无,而苑仔仍固执的以未亡人的身份前去为师傅守灵,使港媒一片惊诧(这都是后话了)...值得一提的是,当时是苑仔倒追师傅的.那时苑仔经常在收工时特意借车送师傅回家,可师傅却说‘我有脚自己行’。(真是不解风情啊.汗) 结果落的个手臂被咬的下场(呵呵..苑仔也够个性的!).. 96年师傅终于和苑仔谱写恋曲,苑仔还特意从跑马地迁居西贡与师傅共同生活...(后来苑仔回忆:“那时我们同在无线拍戏,我就常常在拍戏的时候同他开玩笑。因为他给别人的印象比较古板,所以大家很少有人敢同他开玩笑。可能他当时也很奇怪,为什么这个疯婆子总来搞我?”)

  可令人叹息的是,正当他们处于热恋期时,师傅却悄无声息的搬到了另一个地方居住.并且声称已与苑仔分手.而苑仔却对此不做任何回应,于是便有谣传是师傅无情抛弃了苑仔.直到1997年师傅因病去世,苑仔以未亡人的身份前去为师傅守灵。香港媒体一片惊诧。至于当时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却因苑仔多年来从未松过口,而成为了一个谜。

  在师傅最后的那段日子里,苑琼丹经历了巨大的压力,因此在师傅过世之后的很长一段日子里,她都不愿意提及此事。

  直至5年后苑仔在接受采访时才道出了这个秘密:苑琼丹:“其实他生病,我自始至终都是知道的。当时他不想被媒体打扰,所以搬到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去住,也不让我去见他。他临走的时候说,‘我不在你身边,你自己好好保重,有什么困难就找你弟弟解决。’我当时很不情愿,但是他是那种很固执的人,他决定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改变的,我尊重他的选择。”

  苑琼丹:“作为演员,都希望让人家看到自己最辉煌、最美丽的一面。他不愿意让人家看到自己的病容,更不希望被我见到。因为他知道我看到他这个样子,一定会很难过。”

  因拍片过于劳累,且因林正英平日喜爱小酌二杯,此双重因素影响下,引致肝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