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唐氏宗亲总会

当前位置: 首页 > 宗族文化 >

晋 王唐叔虞墓到底在哪里

时间:2017-08-08 20:15来源:未知 作者:唐文丰 点击:
晋 王唐叔虞墓到底在哪里
晋 王唐叔虞墓到底在哪里
事死 如事生      事亡如事存
崇山之宗有塔的山,曾是佛教领地,塔儿山之名,听来像是信众的称呼。此
山主峰上有座七级塔,身高 20.08米,重修过。前些年,此山被肆意开采,周身
是洞,刚拔过火罐的褐红色。现在,那些伤痕已被填埋,即便被炮火清洗过的山
体,绿荫也会慢慢滋长出来,旧伤容易遗忘。邪恶附身之时,塔也镇不住,但归
宿还是回到平静。在晋国故地,1493米的海拔算得上兀立,沿着新路上来,登
山来拜新塔的人稀稀落落,山里的动物早已迁居,不知从哪里穿越过来的鸟声,
清脆而去,没觉得空灵,反而显得空洞。
有两种方式可见晋国方域,比如看旧图,叠在新图上,大约知道边线从今日
诸县的哪里划切下来,但纸上的界线还在变,没法准确。此外,登塔儿山环览诸
县,也望不到界,由南至北,如时针漫步,环山诸县为翼城、曲沃、侯马、襄汾、
临汾、浮山,它们布展在各自区间里,是晋国链条上的环,有自称最早打造而成
的圈圈,也有自诩是最终扣紧的一环。处于链条之中的塔儿山,很少被人提及,
它与晋国成型的关系,也因为处在各家之边缘而被忽略。这说明在塔儿山的称呼
定位之后,之前的事情就慢慢沉寂下去。
历史上的塔儿山得名较多,如狄山、唐山、汤山、崇山、大尖山、卧龙山。
狄是古代北方民族,通称北狄,属于东方炎帝的势力范围,史前时期的尧从东方
而来,在还没有成就功名之前,也被称为狄,他的部落所确认的祭祀之山,初始
也被称为狄山。《山海经》保留了这个最原始的称呼,《山海经》是高度压缩过
的历史,所以用词上既有狄山也同时在多处出现崇山。汤山即唐山,以唐来命名
山,也是源自于尧。大尖山从字面上看是形象的叫法,时间较晚。卧龙山则是山
间有座卧龙庙而得名,是后来的得名。使用时间最长的是崇山,康熙版《平阳府
志》记载,塔儿山原名崇山。崇山之名的来历,或有可能源自于尧。从尧之名可
获知,早期的尧掌握了最先进的烧陶技术,或者说尧具备了更强的生存与扩张的
能力,群族迁徙更快,文化兼并更快,尧由陶的谐音而来,是当时的社会意识对
物质的认同。
尧与崇山的关系,先看《说文》里尧的字义,堯,从垚,从兀。“垚”是土高,
兀高耸突出。《白虎通·号》说,尧犹荛荛也,至高之貌。山是族的标志,立了
山头之后,才算是立足。当时的统治方式主要靠巫术,《通典》卷 46《山川》

说“黄帝祭于山川,与为多焉”,《书·舜典》说舜“望于山川,遍于群神”,《书·禹
贡》说禹“奠高山大川”。尧也不例外,定都与定祭祀之山是同步而行,同等重要
的。《山经》中记述了 247座山的方位,及其河川流向和物产,还包括对山川
之神的祭祀方式,由此可见,部落就有 200多个,天下最终还是由少数人定夺。
崇山作为部落之神的祭祀之山,被尧确立,并被四方所敬仰,这是精神上的认同。
这里只谈尧的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件事,定都翼城与平阳,以及埋葬崇山。东
来之君的尧穿越太行山,在晋东南多处留下行宫——尧都,天下有很多这样的古
村落,后人的怀念无法休止。尧进入翼城后,同样留下了一个尧都,此后,尧便
结束了漂移的生活,在崇山、丹子山以南至浍河以北的这块平原上建里唐国。为
何长途跋涉的尧会在这里结束行旅,源于尧在这里发现了宝藏,正如后世的人们
还在挖掘塔儿山。这个原本只会烧制陶器的氏族开始发迹,这些宝藏出自崇山,
金、银、铜、铁、煤、石膏等矿藏极为丰富,称作“金头、银尾、朱砂腰”。同样
被称之为尧的后世之尧,更为强大的尧族,已不再被局限于浍河一隅,而要向汾
河南北兼并扩张。于是,尧迁都到崇山之北的平阳,这是被后人传颂的尧的明智
之举。
尧建唐时的都城的位置,有说是在今翼城县城西的唐城村,这里正好处在崇
山以南,似乎也合理。但根据考古发现和各方论述来分析之后,觉得更合理的尧
都,应该在唐城村以东丹子山下。因为尧迁都平阳后,这里是祖祠所在地,舜曾
将尧的儿子丹朱遣回故里,看管自己的原生地,况且这里的“苇沟——北寿城遗址”
已经有考古发现可以佐证。
那么,唐城村跟尧有什么关联,我们是不是可认为唐城的地位和作用还得靠
崇山来确定。尧定都在苇沟——北寿城一带,选择了崇山作为祭祀之山,尧的墓
葬应该安置在都城之西,崇山之南。正如郭璞注《山海经》中说:狄山,帝尧葬
于阳,帝嚳葬于阴,一名崇山。以此来定唐城的作用,很可能是属于城西驻军,
并管辖尧的墓地。在《书·舜典》中记载:舜“流共工于幽州,放驩兜于崇山。”
这里的“流放”是疏散的意思,说难听点就是被惩罚性赶出都城。舜让失去实权的
驩兜去崇山任职,就是执掌祭祀之权,所谓的管理先帝之墓,还不如说是让他去
面对先祖忏悔。舜从尧的手中夺权,以及遣返丹朱回故里,手腕绝对高明。如今,
在崇山之西北的襄汾县陶寺,大型都城与墓葬遗址已挖掘显露,这是尧都吗?
现在,从想象的时光里回到崇山之巅,从高处看历史的走向。崇山独尊,群
山起伏,东迎日出,西接河汾,远眺尧都,近观唐城。明人李浒在此赋诗:“雨
过东山翠欲流,平阳雄镇几千秋。群山远近知多少,仰止谁能出一头。尧时代结
束之后,出一头的是晋国。但晋之由来,却迷了古今。

南翼城,北浮山,所以南边的村叫个南朱,北边的村叫北朱,如果不是现在
的县界区分,它们原本应该是一家,出自一个源头。那条自北向南的沟壑现在已
经干枯,早年被称为丹水,沟底长满了荒草,人们种点树、放羊,他们都是丹朱
的后人。在他们看来,这里的一切都是这位尧的儿子留下的,除了新建的家园、
通往各村的道路,黄土表层的面貌似乎就这样。只有考古专家在周边挖开土层,
找到一些失踪多年的依据,才有人相信,祖上传下来的说法,有些还真不是唬人
的。
舜取得王位后,丹朱及其后裔都得到了礼遇,舜封他们在唐地为王,承接了
祖上固有的一切,这样做,是对外有个交代,同时将丹朱制于唐地,三面为山,
发展空间收到局限。当年,尧最初落户这里时的规模,到了丹朱时期也没发生多
大变化。丹朱死了继位之心,又不能离开家族宗庙图谋其他,只好世代守在这块
土地,直到唐地变为了夏墟,才有人起兵叛乱。西周初年,位于今天翼城县境内
的古唐国参与武庚叛乱,周成王派周公旦率军平叛,灭了古唐国,将古唐国君主
和贵族迁于杜(即今陕西长安县东南),称唐杜氏,留在翼城的唐尧宗室之地,
只是个虚壳空名,成为真正的夏墟。
周成王三年(公元前 1040),封叔虞为唐侯,国号仍称唐,建都于今翼城
县里砦镇唐城村,也有可能是在南唐乡的龙唐村(民国 18年《翼城县志》载:
叔虞封唐“初都龙唐”),这是周室在山西境内建立的第一个军事屏藩。但龙唐更
有可能是个行宫,唐城是建“天马—曲村”晋侯墓地而设的长期使用的副都城,或
者叫做管理中心机构。真正的叔虞封地,可能还是在翼城县西北的苇沟—北寿城
一带,更早的时候,尧来到翼城就在此确立了都城。依据对苇沟——北寿城遗址
考古挖掘,这里包括了南寿城、北寿城、东寿城、苇沟、老君沟、后苇沟、营里、
曹家坡、凤架坡之间的大片古代遗址。主要遗存为龙山和东下冯类型文化,并延
续到晋文化以及战国至汉代,时间跨度很长,也说明有一种文化在此扎了根。在
东西约 2900米、南北约 3000米的方形结构氛围内,1962年 9月,一组西周青
铜器在凤架坡村被发现,共 8件,内有甗、簋、卣及车马饰等。卣的器盖内和卣
腹内均有铭文“蠆父己”,卣身饰夔龙纹和云雷纹,此簋和甗现存于山西省博物馆。
1981年,一处范围约 800×800平方米的晋文化晚期城址,在苇沟村南、北寿城
村北被发现,出土一件红色陶鬴,领部有横戳印陶文“降(绛)亭”二字。这与“新
绛”——新田(侯马市)遗址所出土得一件红色陶鬴,印陶文“降(绛)亭”,属于
同一时期。由此推断,苇沟——北寿城遗址可能是晋国迁都之前的旧都“故绛”所
在地。从考古实物中证实,此地文化在春秋中期突然衰竭,可能就是迁都的缘故。

叔虞,姬姓,名虞,字子于。周文王之孙,武王之子,周成王的兄弟。叔虞
来到了夏墟,他以“启以夏政,疆以戎索”来治国,尊重并延续了当地的生活习性,
四周戎狄部落先后归附,唐国开始兴旺。周成王十一年(前 1032),唐地出现
了“异亩同颖”的祥兆,就是麦田长出了双穗禾,叔虞将“嘉禾”献给周成王,成王
命叔虞将它转献远征东土的周公,并作《馈禾》,周公受禾又作《嘉禾》,这件
事说明了王室对叔虞行政功绩的肯定。
能文能武的叔虞为什么要献嘉禾,可能是唐地是距离东征军最近的粮草征集
地,而周王让叔虞领军后勤。叔虞进献嘉禾既是向周公表示粮草丰裕,也是故意
传递给敌人的信息,同时还向周王显示自己对唐地的管理,成效显著。善于射箭
的叔虞,抓住了这个一箭三雕的机遇,使唐国威望大增。这个象征性事件传颂到
司马迁那个年代,原意早已发生变化,包括《史记·晋世家》记载的“剪桐封国”,
剪桐最有可能就是剪灭唐国,唐与桐之音混淆,千百年民间化的讹传之后,神奇
的传说形成了。
从献嘉禾这件事可见,开国之君叔虞绝非出自宫廷的等闲之辈,他在建成功
业后萌生了更多的想法,首先是放弃唐的封号,从尧朝代到虞舜朝代再到禹夏朝
代,唐这个号已经没有多少实际意义。这个想法,最初可能出自于叔虞的个人心
愿,不可能出自年轻气盛的儿子燮父。在叔虞去世之前,父子俩至少谋划了将来
要以翔山为新的祭祀之山,将都城从浍河之北迁到浍河之南,在翔翱山之下建新
都的愿望。叔虞在世时没有建立新的国号,这是成熟政治家的表现,后世的曹操
也是这样做的。在叛乱刚刚平息不久就申请改变封地国号,肯定会引起周室猜忌,
所以,叔虞直到去世都还领着唐的封号。
叔虞在翼城生活了二十余年后去世,周康王(姬剑)九年(前 1012),叔
虞的儿子燮父继位。后来,燮父向周王提出改国号建新都,周王同意。可能在周
王看来,毕竟唐是前朝遗留下来的,称谓的改变利大于弊。于是,燮父将都城迁
徙到浍河与翔山之间的故城村,改唐为晋。晋国的新都城在今天的翼城县南梁镇
故城村,受开国时间不长,国力低弱的局限,这次建都的规模并不大。但宫殿内
部却很精美,来往使者颇为惊讶,这是超越了诸侯级别的装饰等级。很快,周王
听到了不少的传言,对燮父提出了批评。据《古本竹书纪年》记载:“晋侯作宫
而美,康王使让之”,应该指的就是这次建都。做出这种违规行为的,只有敢于
改国号的燮父,他是“富二代”,有这个胆量,在他之后的几代子孙都碌碌无为,
直到晋文侯方才做出超越先祖的事业。《左传·昭公十二年》记有熊绎、吕级、
王孙牟、燮父、禽父并事康王。今本《竹书纪年》记载这次大兴土木发生在康王

九年。康王马上召见燮父,一顿臭骂,其他四位诸侯也说尽好话,维护了周礼。
西周初期的礼制,规格监控森严,诸侯若犯错,轻者受责惩,重者丢性命。所以,
周王批评之后,燮父在都城建设上的其他想法也就放弃了。
现在的故城,原名叫古城,是晋国从这里迁都走了之后,当地人对晋都古地
的怀念而得名的,后来衍变成了故城。故城遗址是在 1958年兴修农田水利时被
发掘,南北长 2100米,东西宽 1900米,总面积达 400万平方米。该遗址新石
器时代尤其是龙山文化晚期的遗存较为丰富,是本地区其他古文化遗址所少见的,
与侯马的上马遗址有着很大程度的一致性,印证了故城一带自西周早期至春秋战
国时期是晋国活动的区域。中科院的裴文中、贾兰波和山西省文管会的张颔、王
择义等专家学者认为,这座古城遗址从它的结构和形式范围来看,可初步断定是
春秋早期的诸侯领域,与史料记载叔虞子燮父迁徙故城相吻合。
这个考证结果,似乎在宋代就有人在做,据史载,宋代司马光对故城遗址就
做过考察。之后,明末清初的顾炎武也重复了同样的工作。为何是少数人在做同
样的考证?因为后人在稀微的史料挖掘中,相信自己的判断,但现实却无法提供
根据。一个时代没有将完整的经历交给下一个时代,唐尧之事,到了晋国便是传
说;晋国建立之事,在汉唐之后更是多种说法;再往后的翼城得名之事,至今也
得不到理由。早前间,故城村还有叔虞祠,到处都建有汤(唐)王庙、唐侯祠、
唐城里、唐城坊、剪桐里、剪桐坊等。据说,叔虞祠的背后,有根石基还上刻有
“古地”二字,现在,祠已不复存,但遗址尚在。无论疑惑者还是坚信者,他们都
在这里探访收获了某种解释。
取晋之名,是燮父想到的吗?
有晋水说,《正义》引《毛诗谱》云:“叔虞子燮父以尧墟南有晋水,改曰
晋侯。”《索隐》按:“唐有晋水,至子燮改其国号曰晋侯。”这是后人的附会,应
该是先有晋国,后有晋水之说。有种说法,晋水是源于今南梁故城一带的涧水,
“涧”“晋”音近,涧水即古时晋水。民国 18年《翼城县志》:“滦水,因当初有栾
宾生此,后栾成子死于晋哀侯之难,小子侯嘉其志,赐以此为祭田故名……又,
翼之滦水即晋水也。滦水所经今有晋峡二村,晋古音‘ ’,今人读为‘ 峡’而伪写
‘涧下’ 。”此说也不太可能,如果真有晋水,小子侯不可能让滦水与晋水混为一
谈,何况晋国数百年,文字逐渐成形,不可能让这样的误会相传下去。
有献嘉禾说,写《晋国史》的李孟存认为是晋献之意。一场大战役,晋献邀
功的人不少,用晋字显得平淡无奇,所以此说不充分。
有善射说,马剑东等人认为,古晋字上方像一个器物放置了两支竹箭,故得
名。这是一种字义推测,过于单一。

 
探究尧舜禹夏商周的国号来历,今天的我们早已脱离了远古人的思维方式,
多种猜测都有道理,但多少都带点牵强附会,孰对孰错,脱离了当时环境,谁也
无法定论。除了前面的推测之外,或许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是综合以上论说方式,
并给予一定的诗意想象,其结果可能是这样:遥想当年,叔虞带着燮父登崇山祭
祀,眺望唐尧故地,父子商议三件事,首先要脱离尧的祭祀之山立下自己的祭祀
之山,从崇山搬迁到翔山;其次是离开尧之旧唐城而建立新都;再次是改国号。
父子俩从崇山之巅一览古唐国全域,北面的崇山和丹山下都属于尧墟的根底,往
南也不能浍河之南人口稀少土地贫瘠之地上建都,向西还有征战他国的可能。唯
有向东,有山有水,土地肥沃,而且依山之势,易守难攻,这里也是每天承接太
阳最早的地方。
《易传·象》曰:“明出地上,晋。君子以自昭明德。”《杂卦》曰:“晋,昼
也。”易传《彖》曰:“明出地上”,指明“晋”与日出有关。“晋”字甲骨文是日上有
两个倒置的“矢”形状,倒矢为至。《说文解字》说:“晋,进也,日出而万物进,
从日从臸”;“臸,到也,从二至”;“至,鸟飞从高下至地也”。在上古时期,鸟是
太阳的化身,是图腾的象征。“晋”字是由“日”和“臸”两个意符组成的会意字。由
从双至的“晋”到从单至的“晊”,描述的是日出过程。如此明确了“晋”与“鸟”及日出
之间的关系后,便能可体会到,晋之得名来源于叔虞的心愿,但他至死也没有看
到改唐为晋。在《诗经·唐风》发源地翼城,能写《馈禾》的叔虞未尝不可能是
一位诗人,至少是饱读诗书的君王,他完全能够从建设新国家的情感寄予中,准
确找到对应的文字符号——晋,油然而生,形象鲜明,对未来美好的期冀。
然而,对今人来说,晋之生却由死而得,后果在墓葬里,前因也在其中。
那时候,对一个国家来说有两件事最重要,就是对都城与墓地位置的选择。
晋侯墓地从何而定呢?位于都城的西北方位,这是灵魂升天的地方,面朝东南日
出方向,符合古代的规矩。但是,晋国实际建都与传说建都的位置有好几个,如
果假设用一条直线将它们串联起来,会发现故城——龙唐——唐城就在这条直线
上。如果继续向西北方向延伸过去,此时,再以崇山为中心垂直划一条南北线下
来,两条线交汇处是北赵晋侯墓葬遗址,属于天马—曲村晋侯墓地遗址范畴,这
只是巧合吗?1962年,翼城和曲沃两县交界处,包括天马、曲村、北赵、毛张
4个村的天马——曲村遗址首次被发现,东西长 3800米,南北宽 2800米,总面
积约 1000余万平方米。遗址涵盖新石器时代的仰韶文化层、龙山文化层、夏文
化层、西周到战国文化层及秦汉元明文化层,最引人注目的是 8代晋侯及夫人的
墓葬,和 1000余座西周至战国古墓葬及车马坑。这是 20世纪末发现的全国最
大、保存最完整的周代遗址。这个遗址从墓地面积看,它比相邻仅 10公里苇沟

——北寿城遗址宽了近千米。苇沟—北寿城遗址埋葬的只能是尧之后夏墟的传人,
不可能作为晋侯的归宿之地。但是这个墓葬是从第三代晋侯开始的,没有叔虞和
燮父,这点似乎让人失望。他们父子会葬在何处?
启以夏政的叔虞由于承袭了唐尧,未及改变国号就死了,他必定葬在尧的墓
地排序的下列,也就是崇山之南,今天的塔儿山之南。他的儿子燮父建立了晋国,
原本可以重新选择晋国墓地,但是又因叔虞已经列入尧的系列,燮父只能跟随父
亲的墓地而葬在崇山之南,追随先父的意愿而去。同样作为开国之君的燮父与叔
虞享受同等重要的礼遇,可能独立建墓,而且他们的墓地建制规模都要经过周天
子的批准。按照周朝初期的制约,违制者,轻者处罚,重则处死。
依据考古挖掘而得,晋侯墓地在崇山尧葬的轴线与晋国的都城轴线两条交汇
点上,正好说明了埋葬在这里的几代晋侯都是延续了燮父,尤其是叔虞的确定的
死后归宿,就是列在唐尧墓地的序列之中,他们都位于崇山中轴线上。如果用倒
推法,晋国武侯至文侯 8代国君选择在崇山之南,约 10公里左右的天马-曲村这
个位置,那么,封唐之君周叔虞和晋国建国之君燮父这对父子的墓地,可能就在
天马—曲村遗址之北的不远处,依据夏商西周和春秋前期“墓而不坟”、“不封不树”
的说法,崇山南麓方圆 10公里皆有可能是历代尧的墓地,这个推论已经经考古
发现有了初步断定。
从墓地的确认返回头来看迁都,就有了另外的理解,故城——龙唐——唐城—
—天马、曲村遗址这条直线,可能就是晋国迁移的线路图,龙唐是晋侯从浍河之
南回到浍河之北的行宫,且龙唐地势突起,正好与故城对应,从国家安全的角度
看,晋国在此驻扎主要军队大有可能。那么唐城是否也是晋国之都,还需考古挖
掘来确定,不过从唐城处在天马——曲村遗址东南很近位置来看,唐城的存在可
能是驻军之城,及晋侯墓地的行政监工之城,也可能是晋国迁都新田(新绛)的
过度之城,旧绛所在地。
再者,如果从空中俯视的话,故城——龙唐——唐城——天马曲村遗址这条倾
斜于西北方向的直线,它所经之处的土地都成倾斜分割为村庄和道路,也就是说,
都城与墓地之间不仅仅是一条直达的道路,同时影响到所经之处的地理分割,井
田制分割服从于道路去向。这种倾斜的块状分割应该在燮父定都故城时候形成的,
直到今天也没有改变旧格局。如果这算是对古人的一种猜想,那么在这条斜线周
边村庄的道路格局都是方正的,所以这条倾斜的直线难道只是意外形成?考虑到
从燮父的儿子开始几代晋侯埋葬在天马——曲村遗址这个事实,就可以理解在故
城到唐城之间应该有一条古道,成为燮父御道。此道一开,两旁村落的道路也就

并行呼应。上古时代,这条古道它朝向崇山,它通往墓地,意味着晋侯与先人通
灵的途径。
现在从晋侯墓地挖掘出土的青铜器规模,可以推测出从尧到晋的国君在作出
祭山与迁都决断时的内心世界,就是怀着金属原材料的占有欲,和强国利兵之野
心。尧有崇山,金属之山。燮父定位了翔山后,无所获,对政权长期发展也不利,
后代就再次迁都到苇沟——北寿城一带。靠近崇山,为旧绛。有人认为,这次迁
都是去了天马——曲村,这不可能,都城不可能建在墓地旁,这里从尧葬崇山之
阳开始,一直是墓葬之地。况且根据考古挖掘,晋侯墓地没有夏商文化痕迹,对
于当时的晋国来讲就是一块干净的土地,所以这里作为尧以后墓葬之地的传统一
直没有改变。同时,与都城相关的城垣、宫殿、作坊、宗庙等迄今都没有发现,
迁都天马——曲村的说法便不成立。
墓葬里的最后一位是晋文侯,他帮助周王讨伐条戎,这是晋国第一次对外用
兵并扩展疆域,由此也可见周室的无力与晋国的强盛。此后才有了晋献公迁都西
南,获得绛山,就是紫金山,金属之山,晋国得以第二次大扩疆域。可见,除了
燮父迁都故城是属于政治性迁都外,其余的迁都是为了扩张势力,占据新的资源,
储备再次扩张的条件。《史记·晋世家》载:“献公八年,城聚命曰绛,九年始都
此。”《左传》载:“献公使士古城绛,以深其宫,即晋城也。献公都此,始命曰
绛”。晋国都城西迁之后,面向沃野千里,汾浍交流,既有舟楫之利,又占攻守
之便,以翼绛之铁、解芮之盐为基础,控制了黄河流域文化中心。晋献公正是依
此清扫了境内诸戎,荡灭了 20多个诸侯小国,逐步把国土扩展到目前的山西全
境以及省外,使晋国长期处于霸主地位。再往后,晋景公迁都新田(今侯马市),
依旧紧邻绛山。
晋国几次迁都,如果以天马——曲村晋侯墓地为基点,向西南方向确定了绛
作为新的国都而迁移,正好与东南是晋都故城,形成了同样的角度,两个都城与
崇山的角度正好各占三分之一,互成 120度角,是巧合吗?
晋国自叔虞封唐至三家分晋共传承 38位国君,在翼城共传承 26位国君。
晋国走到晋文侯的年代已经将近三百年,晋文侯之后的几代国君还有可能在天马
——曲村遗址再往南的位置埋葬,再往后就无法确定了。这时,西周中后期王权
开始衰落,弑君篡位层出不穷,源于血缘关系的宗法制度也开始瓦解。迁都之后,
祭祀之山有了变更,墓葬之地也各自选择,脱离了崇山轴线。最终韩赵魏三家分
裂了晋国,一都增三都,一山增三山,礼制崩溃,战国开幕。
合久必分,这是后人的话。没有分裂与合成,单独的细胞会抑郁而亡。繁衍
与分裂归于同类词组,命名也如此,成为某种体系的衍生的标识。比如晋忘,何

以生翼?(曲沃晋侯墓地是一处西周早期晋国王侯贵族墓地,其埋葬时代几乎贯
穿整个西周时期。现已发现 8组 17座晋侯及其夫人墓葬、陪葬墓 4座、祭祀坑
数十座,并探明车马坑 5座。出土有大量华丽精美的玉器、青铜礼器等随葬品。
随葬的玉器种类繁多,装饰华美,是迄今为止发现的西周时期等级最高的玉器。)
晋国都城的背后是翔山,又名翱翔山,属中条山脉,海拔 1290米,比崇山
低 203米。翔山的 高度对于叔虞 燮父当初的选 择在山下建都 是有心理感应的 。
目前公认的说法是,因翔山形如鸟舒翼,凌空欲飞,翼城因此而得名。这是望形
得意之说,达到内心的对应。照此展开,从天象而来的翼也未尝不可。
古代,讲究的是天地人对应,那么翼城的地望在何处?尧与翼宿关系密切。
《竹书纪年》说:“母曰庆都……足履翼宿,既而阴风四合,赤龙感之,孕十四月
而生尧于丹陵”,因此,“元年丙子,帝即位,居冀”。《春秋感精符》说:“尧为
翼之精星”。“冀”也是翼,郭沫若释金文说:“冀,如小心翼翼之翼,敬也”。《甲
骨文字集释》也说:“冀古通畿”。畿与翼都有辅佐王都之意,指王都附近的地方。
《书·皋陶谟》:庶明励翼。就是天意帮助大众推举的贤明之君。所以尧认为,
自己所处的地方,翼必然就在附近护佑着自己。后来舜夺位的时候,他也对外公
布天象是“景星出于翼”,大肆宣传自己刚刚获得的王位是出自于翼,是天意安排
他来取代尧的。由此可见,真实的尧从东方来一路跋涉,最终落脚在翼城统治这
块土地,除了之前说到先定都翼城后定都平阳的各种天地人条件以外,采用巫的
暗示是行之有效的办法。所以说,一旦尧确立了自己的国家,便认为这里就是天
上翼宿所对应的土地。
翼还有别的意图,《易·明夷》:明夷于飞,垂其翼。《书·武成》:越翼曰。
《传》:翼,明也。所以,翼,既是是羽翼又是光明,是太阳的象征。古代神话
传说太阳中有三足乌,太阳就是乌,乌就是太阳鸟。由此可见,叔虞和燮父选择
翔山为祭山,定都在翔山下,并起了国号为晋(晋:两只鸟从太阳中飞出)也是
同样的道理。
所以,尧所在的翼后来被舜取代,又经历了夏商周的变迁,这块与天上的翼
宿对应的土地,被称之为夏墟,就是尧的宗族所在地。千百年物是人非,人们就
取了尧对应的星宿来命名此地,为翼。古本《竹书纪年》与《史记》、《左传》
都记载:庄伯以曲沃叛,伐翼。翟人俄伐翼,至于近郊。翼的名称在晋国时期已
经使用,尧舜之后这里一直称为夏墟,晋国时期怎么就翻出来翼这个远古的称
谓?可能是燮父为了改国号为晋,搬出了虞舜采用过的天象授予新君的老招法,
以至于翼成为晋国的代称才出现。武公伐翼时,翼已经代表了一个旧的势力,传
统意义的晋。

翼城县名历代多次更改,最终回到翼,难得还原。至于翼来源于翔山,可能
是后人在言传中脱离了远古的本意,产生了对翼的新的理解而给予了新的命名。
现在再看,翼城——夏墟,对应的两个地名,翼与夏一样久远,城与墟承载了过
去与现在。所以,翼城原本就是夏墟的一种别称.(唐文丰供稿)
 
(责任编辑:中华唐氏宗亲总会办公室)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