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中国留学生:日本大学生觉得被社会背叛

  姓名:吕姝(女,杭州人) 日文名:Ushi(丑牛) 年龄:23岁 学校:日本札幌大学

  摊开《朝日新闻》经济版,照例又看到经济危机的新闻:夏普的工厂裁员9成,松下要关闭2家工厂,本田公司冻结新人录用计划。近一两个月来,这类消息已刺激不到日本人的神经。经济危机下,大学生就业也受到了牵连。

  11月29日,日本最大报纸之一《朝日新闻》说,大学生就业似乎又进入了“冰河期”。以前企业为招优秀毕业生四处奔波,现在情况相反,而且很多公司撕毁了原先给学生的录用通知书。

  大阪商业大学的4年级某男生,最近接到一家设备机器开发销售公司的电话。公司因为业绩恶化,取消了原先和他订好的劳动合同。这家公司召开说明会,30位被取消了录用资格的学生到场。公司说,2008年预计有50亿日元赤字,这是从未有过的危机。公司负责人向学生鞠躬赔罪,并向学生支付了30万日元的“再就职活动支援费”(1日元约等于人民币0.072元,3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16万元,约合日本普通职员1-2个月工资)。但这不能弥补什么,因为日本大学生4月份毕业,现在再去找工作很困难。一位被取消录用资格的学生说,“因为一直希望能在这家公司工作。现在被取消资格,与其说是气愤,不如说是一种被背叛后的伤心。”

  桃山学院大学的某男生也接到了一家公司的电话。由于业绩恶化,公司取消了30位录用者中一半人的资格。这让这位男生受了很大打击,对“为什么会是自己”耿耿于怀。

  《朝日新闻》说,在日本,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往往决定这个人一辈子的职业生涯。对还未踏入社会的大学毕业生来说,原本值得期待的未来在瞬间烟消云散,这感觉就像“被社会背叛”。

  日本厚生劳动省(日本负责医疗卫生和社会保障的主要部门)11月28日说,目前为止,原定在明年春天就职的大学生中,被告知“录用取消”的已有331人,是2007年的3.5倍,恐怕数字还会往上攀升。

  有的公司因为破产倒闭,出于无奈取消和约;但也有公司没充分说明,只凭一纸通告就了结和约。这些企业,尽到自己最大责任了吗?

  姑且不谈单方取消录用的做法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单就对社会的影响来说,后果堪忧。企业作为服务地区的组织存在,面对经济危机,企业本该负有保护社会安定的责任,而不是制造更大的恐慌。对处在弱小一方的学生来说,哪怕企业做出了道歉和赔偿,恐怕也无法消除所造成的伤害。

  在不景气的90年代(日本上世纪90年代遭遇严重经济危机),企业严格控制对毕业生的录取,造成了那一代年轻人无法成为正式员工、之后也始终不能从事安稳工作的后果。为使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我们希望企业能承担起责任,不要再让不满和失望的种子播撒在社会中。

  经济危机对留学生就业影响不小:一些企业招人比以往少二成左右,有的还不要留学生。2007年,在某大型流通公司就职的留学生月薪216000日元,2008年低了不少。

  我有不少朋友在日本找工作。郑锡江从上海同济大学毕业,现在京都大学读研。2008年9月,他在IT公司实习,实习结束,他拿到了录用通知。郑锡江现在还觉得自己幸运,他的同届同学还奔波在各个招聘会现场,精心对付笔试、面试。他个人认为,找工作并不像想像中那样可怕,京都大学是块好牌子,不管在日本还是中国,都有一定优势。

  我朋友王文超觉得找工作和学校名声关系不大。他说,有公司在面试时拒绝学生透露学校,以此避开主观印象,强化学生的综合素质和能力。王文超也在京都大学念硕士,他说不愁找不到工作,就算在日本找不到,也可以读博士或回国工作。

  我的朋友小黄,毕业后有意留在日本工作,他在东京住了1个月,天天参加企业宣讲会、面试,那个月,小黄除住宿费外,花了20万日元,最终拿到了3份录用通知书,一圆东京梦。

  很多留学生说,在日本,小规模的公司还是容易进的,但如果眼高手低、挑三拣四,进大公司很难。

  佐藤秀是日本某私立大学大四学生,2008年2月开始,他参加了100家公司的宣讲会,面试了其中50家;来回各地的机票费用约为10万日元,还不包括其他的交通费和伙食费。他的就职活动已经结束,从明年春天开始,他的新身份是某医药公司的销售。他说,找工作很难。

  我同学平山美穗正准备找工作,她有一年留学经历,会讲中文,这是她的优势。但美穗跟我说,这并不能保证自己找到理想工作,特别是在现在。

  美穗为自己就业制定了攻略:企业分析、自我分析、业界研究,还要准备包括数学、英语、一般常识等科目的学力测试,各方面准备充分,才能去找工作。

  到现在,美穗已参加10次企业宣讲会。按计划,她要去50家公司的宣讲会,参加面试。她为找工作制定了10万日元的预算,这其中包括服装费、交通费及买参考书的费用。(胡信昌 主持)